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在云上唱歌的博客

能好好爱的时候,请别忙着伤害;能在一起的时候,请别轻言分离;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幸运是我》:萍水相逢 幸运是你  

2016-09-24 10:13:24|  分类: 电影评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这几年的香港电影,曾经的缺失和远离,却随着《天水围的日与夜》《桃姐》,以及这部即将上映的《幸运是我》,都因为聚焦了香港底层草民的生活日常,而让人精神一振——香港电影又回来了。不过,细细发现,其实,它根本就没有走远或消失。

《幸运是我》讲的是屌丝草根阿旭和独居芬姨之间,互成幸运星的细琐常事。两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,从开始的敌对到后来的相熟,再到不是母子却胜似母子的亲情相融,柴米油盐中,酸甜苦辣里,点滴细琐地容尽了对真善美的坚持与执守,是对人心向善、向真,对人性淳朴、质感的一次还原和复现。

影片没有高大上的豪言壮语,也没有华丽奢靡的冷硬说教,但从芬姨的泪笑中,在阿旭的甘苦里,却切切实实能感受到、体验到一座城市的温度。温馨、温情,故而让人倍觉温暖。而这种温暖恰恰是漂泊中打拼的年轻人,和独居老人们所急需的。

虽然《幸运是我》的故事结局不具有普遍性,但芬姨和阿旭却极具代表性。先看芬姨,在老龄化社会问题日渐突出的今天,独居老人境遇尤惹人关注。而且,芬姨的生活状况特别令人焦心。正值此时,巧遇的阿旭成了她的幸运星。这看似天意的相识相知,却源于芬姨内心深处纯善的激活,以及孤独老者和漂泊青年的各自所需所决定的。

阿旭是一个没有归宿感的漂一代。他母亲去世,父亲不相认,血缘上,他是失去家失去根的孤独客。随着被父亲的一次次拒绝,和被后母的误解,他对家庭的认同感也日渐趋零。更重要的是,他没有事业,能干什么,想干什么,自己也不知道。对社会的认知,也处于迷茫期,所以,也就不可能对社会产生认同。而心里的失落、孤独、颓废、逆反,更加可怕!在这种大背景下,当他与芬姨有了冤家路窄式的相遇,并相互取暖,互相温暖后,芬姨也就成了他的幸运星!

类似于阿旭这样的,无论现实还是心理上的漂泊无助,孤独缺失感,是当下很多年轻人正经历的不可避免之痛。这既有本身的原因,更离不开社会的因素。

芬姨、阿旭的幸运首先源于他们的真诚、朴善,而这,也是大多数底层百姓所拥有的共性之美。当然,他们的幸运更离不开香港这座有温度的城市。相对完善的社会福利,公平均等的就业机会,都让它们的相互幸运成为了一种可能。同时,这更离不开芬姨、阿旭本性的乐观、达观,坚守、执着。因此,幸运看似是一次偶然,实则是普通草民在保持本心后的一种必然。

《幸运是我》是一部有温度的电影,这种温暖感源自剧情的接地气,近生活。如今的城市体在高度飞速发展的过程中,取得了日新月异的成绩,但问题也显而易见,矛盾也日渐冲突。尤其是香港这种弹丸之地,压力之大,竞争之烈,可见一斑。也由此,年轻人很难在短时间内就找到成就感和归宿感。而情感的依托,家庭的温暖,无论对阿旭还是芬姨而已,都是不可或缺的。

曾经,《天水围的日与夜》和《桃姐》分别为主演鲍起静、叶德娴收割到金像奖影后桂冠。而今,凭借着在《幸运是我》中对芬姨的精彩演绎,惠英红或将为自己赢得第三个金像奖影后殊荣。


同步更新到我的新浪博客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7ecc42b80102x70o.html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