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在云上唱歌的博客

能好好爱的时候,请别忙着伤害;能在一起的时候,请别轻言分离;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阿汤的米粉店  

2016-07-22 14:14:22|  分类: 吃喝札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如果算到今年,阿汤的米粉店开了至少也有十年了吧。我现在偶尔会回老家,沿着老街,看到那株的古榕的时候,就能闻到米浆、葱蒜、肉卷、肉丸混合的熟悉气味了。

十年前第一次留意到这家店时,我还是个中学生,去学校的路上看到一群人围着这棵据说有一百多年的古榕,打算锯掉一些多余的枝干。这群人中间有两个半大的小伙子,两人面孔极其相似,还一律吼着相似嗓子,上气不接下气地喊:“榕树上面有小鸟,有小鸟就不能锯!”

这株古榕底下有一间小小的米粉店,一对中年夫妻带着他们的一对孪生儿子经营着这家小店。那天吼着嗓子保护古榕的就是这对孪生兄弟,哥哥叫阿汤,弟弟叫阿水,他们是这店里勤快的小伙计。中年夫妻没什么文化,起名字就只是顺着“汤水”来的,当时名字虽然老是被人嘲笑土得掉渣,但念久了却也顺溜。

我在上学路上会偶尔去这家小店吃,渐渐和阿汤阿水都熟悉了。他们看起来和我一般年纪,十四五岁了,唇边已经有了淡青的胡茬,但是说话总是咋咋呼呼的,有一天我正吃着尖米丸粉,的阿汤突然挥着手冲出店门,一边喊着小鸟来喽小鸟来喽。他们告诉我这株古榕上的小鸟,每年秋天都来树上安家吃果子,小鸟认得他们。

阿汤家的米粉店应该是这座城里最有良心的米粉店,好多年了,他们依然用着榕树下那个祖传下来的青灰色石磨,将浸泡了一夜的大米过筛滤干净,再仔仔细细打磨成米浆。

似乎从见他们上学过,因为每次路过,总能看到阿汤阿水忙碌的身影,阿汤是哥哥,他看起很会照顾弟弟,客人多的时候,他们的父母忙不过来,有客人连声凶巴巴地催促阿水,阿汤总会带着淡青色胡茬的年轻面庞凑过来,认认真真地说:很快了,但请不要凶我弟弟!

后来我从中学毕业了,青春期与故乡都渐渐离我远去,我去了外地市读大学、工作,一年很少回一次老家,曾经走过的这段上学路也很少再走,一晃也有好多年没有再去吃这家米粉店。

今年夏天,南方的树叶再次绿的发光的时候,我回了一趟老家,不知不觉沿着曾经上学的路走到了那株古榕树底下。一度惊喜,那间充溢着米香的米粉店还在,进去依然要了一碗尖米丸,店里只走出来一个人,可能是阿汤,也可能是阿水,已经不认得了,他没了青春期时粗声粗气的嗓音了,也没了淡青的胡茬,反而多了几丝憔悴的神色,他默默地把粉端上来,就坐在一旁盯着古榕开始抽烟。

十年前的这株古榕与今天似乎没有变化,十年也不过是打了个瞌睡,最粗的那根枝干依然如当年一样。我依然记得,这株古榕在每年的秋季会缀上一些小果实,这时候总会飞来一些小鸟,在树上跳来跳去,吃掉一些古榕树上的小果子,也吃掉一些这座南方城市湿漉漉的空气。

后来听人说,阿汤断断续续的读了几年书,大学只读了个大专,弟弟阿水后来出了车祸,腿脚走路不便,家里似乎拿不出再多的钱让他们外出闯荡,现在阿汤一个人守这家店,勉强能撑下来,但日子也过得紧巴巴。

那天阿汤猫做的尖米丸不记得有没有吃完,我只是一直忍不住想起曾经那两个粗声粗气和砍树人吵架的少年,和小鸟打招呼的少年,还有永远十四岁的淡淡胡茬的少年,“咕叽咕叽,小鸟小鸟,快来吃阿汤阿水的米粉啦”。


同步更新到我的新浪博客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7ecc42b80102x2aj.html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