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在云上唱歌的博客

能好好爱的时候,请别忙着伤害;能在一起的时候,请别轻言分离;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琅琊榜》:胡歌十年转型走心之作  

2015-09-25 00:09:49|  分类: 剧评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一个面色苍白、柔弱无力,因身上藏有寒毒随时都会丢掉性命的人,是如何左右朝政、干掉朝廷六部官员、辅佐自己中意的皇子上位的?这是《琅琊榜》的戏剧核心,在一开始,该剧就牢牢把握住了这个悬疑点,让观众顺着故事线往下看,想知道梅长苏这个文弱书生般的人物,是怎么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。

封建王朝,武官当政是悲剧,文人当政则被寄予了许多理想化的想象。梅长苏在《琅琊榜》里成为肩负这种理想化想象的载体,所以尽管他在宫廷暗战中心狠手辣、屡 屡得手,观众也只会觉得痛快而非惊讶。梅长苏能获得观众喜爱,除了他的身体隐疾强化了他的弱者身份暗示外,还有他干掉的都是贪官、赃官,再加上他内心深藏的复仇情绪等,都让他的行为具备了近乎天然的正确性。

《琅琊榜》集合了武侠与宫斗两大类型特征,从梅长苏身上可以看到金庸 、梁羽生武侠小说主人公的影子,他一样曾经身负武功,遭遇噩运之后身无是处,但却意外收获特殊功能。在金庸、梁羽生笔下,这样的主人公要么跌下悬崖捡得秘笈练成独步天下的神功,要么吞服高人送的药丸一夜成为大侠。梅长苏与这些主人公不同的是,他的“神功”是拥有了对人性弱点的全部了解,可以运用权谋将所有人玩弄于股掌之上。

《琅琊榜》容易让人想到那部大获成功的《甄嬛传》,梅长苏也可以视为男版嬛嬛,因此《琅琊榜》是继《甄嬛传》之后最具观赏性、也非常“中国化”的故事。《琅琊榜》之所以“中国化”,是因为它写透了中国几千年的忠诚文化——梅长苏之父忠君爱国,却被对手设计灭掉了7万将士;梅长苏选择辅佐靖王,最根本的动力也是他觉得靖王是“明君”,“忠诚”仍然是流淌在身体里的血液。它也写透了中国几千年来的爱恨善恶。《琅琊榜》里的爱是隐忍、富有牺牲精神的,恨是持久冰冷的,善是低调绵长的,恶是焚心碎骨的·····这几种情感,普通观众均能从中找到共鸣。虽然电视剧故事和自己一点儿关系也没有,但观看时总忍不住有唏嘘之情,会联想到身边的人与事。

这部剧也被视为胡歌十年转型之作,2005年因在电视剧《仙剑奇侠传》中成功塑造了豪爽深情的“李逍遥”一角而成名,并演唱插曲《六月的雨》《逍遥叹》,正是当红之时,2006年胡歌却因为一场车祸毁容,演艺之路一时受阻。经过车祸的伤痛后,胡歌复出后的人气显然没有此前的高,只是,依旧帅气的外表,大男孩般爽朗的微笑,以及不经意间右眼的疤痕,掩藏不住胡歌身上多的一份成熟,明显可以发现,胡歌后来接拍的很多剧少了“李逍遥”的少年放纵,反而多了一份隐忍的伤痛,《琅琊榜》中胡歌饰演的梅长苏或许正是他的真实写照:“既然我活了下来,就不能白白的活着”。十年起起伏伏,从翩翩少年到成熟公子,梅长苏是他的涅槃重生。

电视观众在更新换代,电视剧的制作也在发生变化。传统的电视观众搞不懂《花千骨》这样的剧也能火,是因为没发现《花千骨》在细节方面的用心——布景的精致明亮、服饰的光鲜、镜头用光的讲究等等,这些弥补了剧情的不足和表演的狗血等缺点,为新一代年轻观众所喜爱。《琅琊榜》的优点在于,它采取了最新的电视剧制作理念,在表达形式与手法上是最新的,但在叙事上却保留了传统电视剧的优势,从容不迫,剧情都是干货,没有注水嫌疑,都是根据“大 IP”开发而成,算是为“大IP”正了一次名。

一直是偶像派的胡歌,通过饰演梅长苏也一脚跨进了演技派的行列。梅长苏有为他度身定做的意味,而胡歌也投入了足够的精气神,让这个人物丰满了起来。

当一部电视剧正儿八经把质量放在第一位的时候,它不但会是好看的,而且还会是令人尊重的。


同步更新到我的新浪博客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7ecc42b80102wgbu.html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7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