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在云上唱歌的博客

能好好爱的时候,请别忙着伤害;能在一起的时候,请别轻言分离;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北上广,我们无可奈何又难以离开  

2014-02-19 10:01:26|  分类: 时事评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 北上广,我们无可奈何又难以离开 - 在云上唱歌 - 在云上唱歌的博客
        春节前后,多家媒体将关注焦点聚焦于“迁徙”,也是,每年的这个时候,是中国人一次集体回家的朝圣之旅,这或许是全世界独有的现象,中国人对于故乡的依赖,成为中国文化中一个不可忽视的奇景,而伴随着近些年来的发展变化,更有“我们的故乡都在沦陷”、“回不去的故乡”这样的现代化乡愁。

        刚刚出街的《南方人物周刊》的封面报道便是“逃回北上广”,文章称,马年春节过后,网络上关于大城市与小城市的比较与激辩,异乎寻常地喧嚣起来。无论是逃离北上广,还是逃回北上广,大城市、小城市之间的比较与取舍,以及由此带来的人群往返的潮汐,凸显的是一代城市谋生者安全感的缺乏,“无根”的困惑。

        该刊主笔何三畏随即在《经济观察报》撰文“北京,难以离开”,文章称,对于一个满怀志向和野心的青年来说,北京是中国最好的地方,北京的种种“不好”,和它的“好”折抵过后,依然值得留下来。而很多二三线城市的生活看上去安逸,但是,当你回到那里,你会发现很多地方严重缺乏机会公平,求职中“拼爹”的现象更为突出,尽管北京并非不存在不公,但在这里,你随时可以感觉到健康、向上的市场力量——按价论市,给有能力的人提供就业机会,让勤奋的人得到更多的报酬

        与此同时,“凤凰视频”在春节期间也做了一个春节特别节目,来自浙江、四川、内蒙古、黑龙江、台湾等八个不同地域的代表人物,以自己的经历共诉“老家” 情结,其中最令人动容莫过于三峡移民熊晓艳的讲述,老家在重庆的一个小山村,搬家后的她到了广东,但一直觉得自己成异类难以融入粤式氛围,令她更尴尬的是,”我们在广东,是一个外星人;我们到老家,是一个客人,那我们的家在哪儿,找不到了“。

        安土重迁,所谓生于斯、长于斯、死于斯,在这种不分秦汉,代代如是的环境里,个人不但可以信任自己的经验,而且同样可以信任若祖若父的经验,社会学家费孝通先生曾如是描述道,“一个在乡土社会里种田的老农所遇着的只是四季的转换,而不是时代变更。一年一度,周而复始。前人所用来解决生活问题的方案,尽可抄袭来作自己生活的指南。”

        如今,春运年年如是,这样的一种现象已经被彻底反转了,中国已然成为全世界人口流动最频繁、数量最多的国家,但内心这样的一种情结,无论如何都不能被洗刷掉,而纠结也越来越重,乡土中国与流动中国交替演变,割舍不掉的是中国传统的老家生活,向往的又是急剧变化的现代化和城市化。

        对于当下的我们来说,这样的纠结或许轻了些。从前,北上广是大部分年轻人毕业的后的首选,两三年前,迫于房价高昂、交通拥堵、环境恶化等大城市的各种工作、生活压力,很多的年轻人主动或被动地选择“逃离北上广”,形成一股返乡潮,然而这两三年,原先“逃离北上广”的那些人,现在又“逃”回来了。

        ”逃回来“的理由不乏共性,比如,三四线城市全靠“拼爹” ,小地方往往办个小事都要托关系,老妈的一位朋友在听到我不回老家工作后,劝了一句,“回到老家还有个关系,去了外面就什么关系都没有了”,此外,低收入高物价普遍是三四线城市的特征,贫瘠的公共服务设施、发展空间小、工作不轻松、加班无加班费、难以找到有共同语言的人等等,而离家越近,被逼的也就越紧,这样的理由让众多人又选择了回到北上广,纵使房价依然居高不下,纵使空气雾霾越来越严重,纵使还要挤在破旧的城中村。

        其实,无论是逃回北上广还是逃离北上广,无论是安土重迁的情结还是沦陷的故乡,国人始终难以融入一个新地方、新环境,这取决于一个尴尬的事实,以户籍为标志的严格的城乡二元机制,牢牢地锁定了整个乡土社会的流动性,即便在这个落脚城市奋斗多年,却依然无法落地生根,依然难掩还是外地人的尴尬事实,这才是每年不得来回迁徙的根源,但资源配置、地域城乡的差异,又使得一代又一代的人出走老家维持生计,个体的命运,在这种大时代的背景下,是一次最鲜明直白的映照。

        如今的迁徙,还多加了一个“环境难民”的元素,在这种情况下,如何发展更多的现代社会质量的小城镇,不仅关系到人们的生活质量,更关系到中国未来的良性的发展,仅仅依靠北上广这些大城市,而没有遍地发展良好的小城镇,中国就没有未来,而且小城镇的发展,还是医治现在大城市所有病症的不二之策。

        现实是,北上广依然是心怀理想之青年向往的地方,有的人因生活的不易而离开,有的人因理想和热情又归来,但不管是离开的还是回来的,抑或是还在苦苦奋斗打拼坚守的,都给我们留下了一连串问题的思考:怎么样改变中国当下的城乡与区域差异?怎么样才能够让二三四线城市拥有和大城市同样的机会与自由?怎么样才能接纳那些长期落脚城市的漂泊之人?怎么样才能充分实现社会的自由流动?

        而只有回答了上述问题,中国式大迁徙才能走入历史,“逃回北上广”和“逃离北上广”才没有讨论的意义和价值。

        同步跟新到我的新浪博客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7ecc42b80101frz2.html

        我的微博:http://weibo.com/i/2127315640



       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